首页 错思怡 正文

恒大物业134亿元“案中案”

错思怡 adminqwe 2022-07-23 15:04:04 16 0

  文/乐居财经 徐酒眠

  历时123天,恒大物业(06666.HK)“消失”的134亿存款,终于有了官方的初步调查结果。

  7月22日晚间,中国恒大(03333.HK)、恒大物业,先后相隔十来分钟刊发公告,对此前恒大物业134亿元存款质押被相关银行强制执行事项的初步调查结果进行了披露。

  两方的公告内容基本一致。根据独立调查委员会初步调查,谜底一言以概之:恒大物业这笔资金质押相关的贷款,通过第三方(扣除费用后)回流至了中国恒大,用作其一般营运。

  根据公告,目前双方正在商讨偿还质押所涉及款项的方案,而透露的主要方式是,中国恒大通过转让资产予以恒大物业抵消相关款项等。

  四个月前,3月22日,恒大物业公告称,审核2021年财务报告的过程中,发现公司有约134亿元的存款,为第三方提供的质押保证金,已被相关银行强制执行。

  这则消息刊发后,引爆了“恒大”系三家公司继续停牌,并同时延迟刊发2021年年报。同时,中国恒大与恒大物业都表示将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对这笔134亿的质押保证进行调查。

  可以确定是,恒大物业的钱,违规流向了关联方中国恒大。两方涉事的六位高管,在初步调查结果出来后被要求辞职。

  他们包括中国恒大执行董事、行政总裁的夏海钧,中国恒大执行董事、首席财务官潘大荣,以及中国恒大子公司恒大集团的执行总裁柯鹏;恒大物业的执行董事、董事会主席及提名委员会主席甄立涛,恒大物业赵长龙、安丽红两名执行董事。

  但这只是故事的开头。关于这134亿存款的第三方是谁,还尚无具体解答。

  134亿存单质押之谜

  根据公告,这134亿元质押涉及三组存单质押,具体分为20亿元的存单质押担保、87亿元的存单质押担保,以及27亿元的存单质押担保。

  发生时间最早的是20亿元的存单质押担保,于2020年12月期间。

  彼时,恒大物业的子公司以定期存款的方式,为一家第三方公司提供金额为20亿元的存单质押担保,使得这家第三方公司获得了等额银行贷款。而扣除费用后的所得资金,又通过其他第三方间接转至了中国恒大。

  这笔银行贷款在2021年3月到期并已偿还,相关的存单质押也被解除。

  差不多同一时间,恒大物业的子公司又以定期存款的方式,为另一家第三方公司提供20亿元存单质押担保,使其获得银行贷款。扣除部分费用后所得资金同样通过其他第三方间接转至中国恒大。

  然而,这第二笔银行借款在2021年9月到期之时,借款方却未能按时还款。因而,恒大物业的子公司这组20亿元的存单质押,就在还款到期之后被银行强制执行了。

  余下的存单质押,也基本上是一样的情况。

  2021年1月、7月及8月期间,恒大物业的子公司以定期存款的方式,为多家第三方公司提供了两组存单质押,使第三方公司获得银行贷款。

  第一组为80亿元,相关贷款在2021年7月期间偿还,并解除质押。第二组为87亿元,相关资金通过中国恒大联营公司流回中国恒大,不过在2021年11月、12月到期期间,相关借款方却未能完成还款,存单质押因此也被划转及强制执行。

  而最后的27亿元存单质押担保,则是在2021年6月期间,中国恒大之间向第三方借款,用以支付对恒大物业的子公司的应付款项。恒大物业子公司同时以等额定期存款提供存单质押担保,使第三方获得银行贷款。

  这番操作之下,恒大物业原本的收款方变成了担保方。而这笔担保在2021年9月到期之时,中国恒大却未能完成还款,因此恒大物业子公司提供的这27亿元存单质押,也被强制执行了。

  夏海钧被免  肖恩上位  

  恒大物业“消失”了134亿刚爆出来的时候,外界就曾猜测,“掏空”恒大物业资金的就是处在债务危机中的中国恒大。不过彼时官方调查结果未出,猜测再有理由,也都还是只是猜测。

  如今初步调查结果披露,中国恒大与恒大物业同时主要责任人作了一定的处理。夏海钧6人被要求辞去相关职务,同时委任的其他人接替。

  根据公告,近年来频频亮相的执行董事肖恩,接替夏海钧出任中国恒大的行政总裁;同时,两位同龄的副总裁,36岁的刘振、钱程,获委为中国恒大新任执行董。

  此番变动之后,也意味着陪伴在许家印身边多年的夏海钧,正式谢幕了。

  今年58岁的夏海钧,自2007年6月入职恒大就肩挑副总裁职务。跟随许家印的15年期间,夏海钧主导了恒大的几个关键性的战略决策。他曾以2.7亿元年薪,被称为“打工皇帝”。

  比如恒大地产在香港挂牌上市、“恒大进军中国三线城市”、“全国楼盘8折优惠”等战略。其中,夏海钧首创的“无理由退房”,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,并曾成为拉动恒大地产销售的有力杠杆。

  恒大物业上市之时,许家印将其纳入股权嘉赏名单之中。不过去年8月11日,夏海钧以平均每股7.3026港元的价格套现7302万港元,在恒大物业的持股比例从0.61%下降至0.51%。

  同一天,夏海钧还套现了其恒大汽车的部分股票,以平均每股14.1785港元的价格套现4253万港元,持股比例从0.15%降至0.12%。

  除了套现持有的恒大系股票,去年7月、8月期间,夏海钧还出清多只恒大债券,总面值1.28亿美元,折合人民币约为8.14亿元。

  事实上,在此次被要求辞职之前,夏海钧就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了。

  “在2020年12月至2021年8月期间,当时集团面临巨大的流动性压力,在集团有关高管的授意安排下,恒大物业以存单质押担保方式,通过第三方,分三次向中国恒大集团提供了这笔大额资金。”

  接替夏海钧出任中国恒大行政总裁之后,肖恩迅速通过媒体发声,他强调,“这笔资金被用于集团的运营和偿还集团境内外债务,暂时没有发现个人侵占资金、中饱私囊等情况。”

  现年50岁的肖恩,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,于2013加入恒大。现任中国恒大新能源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及董事长,中国恒大行政总裁、执行董事。

  恒大物业三易其帅

  “消失”的134亿初步调查结果刊出,恒大物业也换了人。

  段胜利接替甄立涛,出任恒大物业的执行董事、董事会主席及提名委员会主席。与此同时,由中国恒大副总裁吕沛美,恒大物业副总经理余芬,填补赵长龙、安丽红两人在恒大物业空出来的执行董事之位。

  资料介绍,今年40岁的段胜利,在2005年7月清华大学本科毕业之后就加入恒大集团,至今已经超过17年的时间,其现任中国恒大集团常务副总裁,以及恒大童世界集团的董事长。

  段胜利是恒大集团的管培生,许家印对其信任有加。在2021年6月25日,恒大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股权发生变更,段胜利和杨超从恒大地产手上接过98%和2%股权,令恒大文化产业集团与恒大集团有了一道防火墙。

  截至公告之日,段胜利在恒大系三大上市平台均有持股。其中,在中国恒大的股份为1万股,在恒大物业持有355万股股份,在恒大汽车持有242万股股份。此外,段胜利还持有中国恒大2060万股可认购同数量的购股权。

  事实上,甄立涛在恒大物业高管团队的时间并不长。

  去年7月8日,52岁的甄立涛“空降”恒大物业,成为执行董事兼董事长,而原董事长赵长龙、总经理胡亮职位有所调整。

  甄立涛任执行董事兼董事长后,赵长龙被调任为执行董事兼副董事长兼公司总经理;随着赵长龙职务的调动,彼时的总经理胡亮则被调任为执行董事兼常务副总经理。

  根据当时的公告,甄立涛坐帅恒大物业的薪资并不高,年薪仅有18万元。不过,自2009年便加入恒大集团,甄立涛当时也囤积了不少的恒大系的股票和债券,其中包括288万股恒大物业股份、510.8万股中国恒大股份。

  “甄先生出任董事长,体现了中国恒大对恒大物业作为其重要产业板块的高度重视。”彼时,恒大物业如此解释甄立涛的就职。

  不过如今来看,甄立涛到恒大物业的时间,正是恒大物业操作第二组87亿元存单质押担保,给中国恒大联营公司流向中国恒大的时间。

  而另外两笔20亿元的存单质押担保、以及27亿元的存单质押担保,均是赵长龙任恒大物业董事长期间的操作。

版权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的立场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人评论 , 16人围观)
☹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

热门标签